亚洲视频网站欧美视频网站,国产视频这里只有精品,欧美 日本 亚洲 视频


鸽子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

外面,风正潇潇,雨正潇潇,连室外那排芭蕉树也在潇潇作响。  

下雨了,不是吗?淅淅沥沥的雨点扑打在窗户上,发出滴滴嗒嗒的声响,我瑟缩在沙发上,怀里拥着一个抱枕,听着雨声,听着电视上剧里人物的对白,听着小狗狗在我脚旁打呼噜的鼾声,心思逐渐幻化成一缕缕的轻烟,再凝聚成一团团的薄雾,飘出了窗外,飘出了星空,飘向了某一年的深秋,又是这样的天气,又是这种风也潇潇,雨也潇潇的季节,又是一个下着绵绵秋雨的清凉夜里,他和我,两个人,曾渡过个难忘的晚上。  

他是我的同事,一起在人事部做事,那个下午,天气比平时有点反常,一早天色就濛濛的,乌云密布,雷声轰隆,不久天边就飘起牛毛细雨,转瞬又洒成鹅毛般滂沱大雨,闪电伴随着雷鸣,偶尔还夹着一些类似风暴的咆啸。  

傍晚,雨势减弱了,天文气象台由红色暴雨警告信号转为黄色。下了班,他出乎意料的约了我去酒吧,那是个极富情调的地方,阴暗的气氛,幽静的装潢,典雅的餐桌,还有那优美经典的英文金曲,我们俩就坐在那张高圆凳上,前面是欧式的长板酒台,右侧那法国黑红木柜里摆设着各种水晶般透明的酒杯,他向侍者叫了扎“蓝妹”,我们把酒斟在大玻璃瓶里,干着杯,喝着酒,我们谈生活,谈艺术,谈理想,谈天南地北,就是不谈公事,然后,他付了帐,开车在细雨濛濛的街道把我送回家。  

那一夜怎样开始的,我不知道,只记得我们都喝得醉醺醺的,他的脸是赤红色,我的脸也绯红的,他一直打酒嗝,我也打,他在呕吐,我也呕吐,他挽着我,我也搀扶着他,然后进了房里他开始吻我,我也回吻了他,我们倒在了睡床上,下面的事我忘了,只记得当清早第一缕的晨光射进屋子的时候,他赤裸着躺在我的身边,手臂搭在我那裸露的背上,我的脸深埋在他那结实的胸膛里,然后他醒了,错愕的望着我,酒气在他的嘴里仍尤余着,他骂了我,骂了自己,骂了掌柜,骂了那该死啤酒,骂了一切他所骂的,接着他哭了,抱着我他哭得像个孩子,那幺无助,那幺可怜,随后我做了早餐给他吃,我们一同上下班,接下来的日子,他成了我家的常客,陪着我渡过无数个寂寞冷落的夜晚。  

雨势加大了,纷飞的雨点击打在玻璃上显得更加清脆响亮,风呼呼的吹啸着,撞击到窗沿上发出吱吱的碰响;窗外,滑湿的街道,行车如同流水,拥挤且繁忙,耳边,依稀还传来马路旁车轮溅起积水的沙响,路也潇潇,车也潇潇。  

一阵悦耳悠扬的铃串倏然传进我的耳孔,搅碎了一屋子的静谧,猛的惊跳起来,我正想往门口沖去,才幕然发现这是电话的铃声,涣散的走到那套有湖色布罩的灯饰台处,拿起话筒,是他。  

“我马上过来!”他只匆匆的说了一句。  

我抬头看了看钟,上面的指针是十点十三分。  

“不要来了,时候不早,外面还下着雨!”  

“等我,十分钟到。”  

他挂了手机。  

我愣在那里,心底有股莫名的喜悦流窜着,走时厨房,插上电源,我开始在咖啡壶里煮起咖啡,一杯香浓可口的黑咖啡是他每次到访的必备茶点,他最爱喝了,不是吗?  

回到厅里,小狗狗开始伸起懒腰,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,笨拙地跑了过来,在我的脚下柔柔的摩挲着,我把它轻轻的抱了起来,把头深埋理那柔软洁白的细毛里,痒痒的,很窝心,我在沙发上坐下,它扒倒在我的膝上,用那粉红色的小舌头舔我的手指,我滑摩着它的绒毛,很快它就呼呼睡了,望着它那可爱的小头颅,我不禁笑了,这还是去年生日时他送我的礼物,我们叫它小狗狗,它听惯了自然就当这是它的名字,我和旭尧都爱死了它。  

我的思想又开始飘远,飘到若干年前,一个耶诞节的前夜,有月光、有红烛、有鲜花、有丰盛的大餐、也有他準备的香槟,完后,我俩在屋内深情合唱“今宵多珍重”。  


       “南风吻脸轻轻,飘过来花香浓,  

       南风吻脸轻轻,星已稀月儿迷朦。  

       我们紧偎亲亲,说不完情意浓,  

       我们紧偎亲亲,句句话儿都由衷。  

       不管明天,到明天要相送,  

       恋着今宵,把今宵多珍重。  

       我俩临别依依,怨太阳快升东,  

       我俩临别依依,要再见在梦中。”  



第三者,我算吗?他有妻子,还有两个小孩。我走到酒台,从里面取出一支“白兰地”,斟了一杯,烈酒可以让我麻醉,我需要它来忘记某些事情。  

旭尧始终是理智的,就算我多幺体贴他,多爱他,他在我这里并不是代表他爱我,他爱上的只是那种变装的乐趣,他不可能为了我放弃他的家庭,他要的是一个正常的家庭,有女人有孩子,我?我只是他的一个变装同好者,只是他无聊兴起来时拿来解闷的伴儿,难听一点说我只是他欲火木焚身时发洩的对像!  

但是我该知足了,不管怎样,他到了我这里,对我还有关怀照顾,还会嘘寒问暖,我夫何求?有时我们也会闹别扭,也会吵吵小架,为得只是我的“情绪化”!他说的。  

“B——B——”,咖啡煮好了,灭了电源,进了盥洗室,我机械式的拿出颳胡膏,用剃刀颳了须根,回到房里,从衣橱里拿出一套準备已好的女装,然后走到镜台前,取出一个化妆盒,从里现拿出粉扑,我开始施起脂粉,涂上口红,扶上眼影和唇彩,再用眉笔修变了眉毛,揽镜自照,可以了。拿起一支他送的香奈儿香水,在耳际和项颈旁洒了点,他说他喜欢闻这香味,他喜欢看我这种打扮,这样他会得到更多快感。  

我拾起衣服,慢慢的换上滚花边透视内裤,再穿上黑色网形丝质裤袜,当拿起那玉白绣细纹的文胸时,我怔住了,一种落寞的情绪染上了我,伫立在那,忘了穿衣,忘了自己是谁,只是一直愣在那儿,直到一声清脆的门铃声唤醒了我,丢下乳罩,穿上男装外套,开了门。  

他身上没有丝毫水滴,只是伞下一片湿淋,看见了我,他蹙起了浓眉,  

“怎幺没换衣服?”  

没有回答他,我关上门,默默的倒了一杯热咖啡,折回客厅,他坐在沙发上,小狗狗扒在他的大腿上,睡得沉乎乎的。  

他轻轻的呷了一口,带着一种研判性的眼神注视着我,然后温柔的问道:  

“怎幺了?”  

我低下头,眼睑下垂着,睫毛因被夹扫而微向上翘捲,避免与他的目光接触,低声道,  

“没有,我今天不舒服。”  

他锐利地盯着我,然后说道,带着半分不耐半分关忧,  

“是吗?哪里不舒服,看过医生没?”  

“噢,我想我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我匆匆的说。他深深的望着我,放下茶杯,走了过来,坐在我身旁,用手扫摩我的背,轻轻的说道,  

“今天上班时还好好的,晚上又闹情绪嗯?”
他太了解我了!  

“你今天不是说不来的吗?怎幺下雨了还来,她不在家吗?”我嘀咕了一句。  

他把手放在我的大腿内侧,吸着我的耳坠,低说道,  

“不要谈她。”  

我怄气了,嚷道,  

“为什幺不要?你们吵架了,是吗?”  

一层不悦之色飞上他的眉梢,他的手从我两腿间抽出,转过头去,闷声的问,  

“你非要谈她吗?“  

他生气了!我连忙扑倒在他的怀里,哑声的喊道,  

“噢!我知道我没有资格没有权利过问你的一切,但是我是那幺的在乎你,天地良心,如果你不能体会,那我就真的万劫不复了!”  

“怎幺又说起傻气话,不管怎样,我现在不是来了吗?”每次我的“疑心症”发作,他就说我犯傻气,是的,他是来了,但是他的心却在她那里。  

他让我贴在他的胸前,吻着我的头髮,  

“别太敏感,心苇。”  

好的,我不疑心,不敏感,不多愁,他就倚在我身边,只要我不多问,不多想,不多管,一切都会好的,不是吗?人类,你的名字是矛盾!  

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!虽然这些对我来说早已习已为常,但我却做不到心平气和呀!推开他,  

“我看你还是回去吧!”

瞧了我一眼,他从裤袋里掏出手机,迟疑写在他的脸上,他犹豫着到底接不接?最后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,站了起来,往厨房的方向走去,我本能地跟了过去,在墙角处偷听着,里面隐约传来几句,低声的。  

“是的,我在外现,我一会就回来。”  

“多久?一个小时吧。”  

“好了,我没生气,回来再说吧。”  

我退了出去,泪水在我的眼底泛滥,我把拳头压在嘴上强忍住不哭出声,原来他们真的吵架了,原来他冒雨前来为的只是发洩,原来自己竟这幺可怜!他隐瞒得真好呀!  

匆忙地拭去泪,他出来了。  

“怎幺哭了?”  

“没有。”我下意识的挺直了腰。  

“来!我们进房间。”  

噢,不!不要!我不要!我的心叫着,可是还是顺从的站了起来,跟着他走进去,关上门,他立刻揽住了我,边吻我边说道,  

“噢,你真美!”  

一句多幺明显的谎话,我不相信一个面涂脂粉身穿男装的雄性物体会“美丽”到哪去?避开了他,他没有勉强我,走了过去,在床上拾起我的文胸,  

“来,穿上它。”  

说着他一边脱下我的衣服,一边帮我戴上,突然一种夹带着自尊受伤的嫌恶感抓住了我,我一手扯掉那乳带,叫道,  

“不,我不要穿!”  

他惊慌的望着我,半晌才吐出一句,  

“怎幺啦?”  

我猛抽了口气,注视着地板,“我说过今天不舒服,不想做。”  

他一瞬也不瞬地看着我,然后歎了一声,身体挤着我的,像是妥协像是催促道,  

“好,不穿就不穿,来,不要孩子气,到床上去。”  

我不服从的站在那,一动也不动,他抓住我,低吼道,  

“来,快!”  

他要赶时间,他要“速做速决”,不是吗?说完,他就从抽屉里取出一只保险套,一边脱衣服,一边撕开,我沖了过去,按住他的手,生气地说,  

“你没有听到我的话吗?我说我不舒服!我不要做!”  

他突然用力的攫着我的手,浓眉在他的额前虬结起来,脸逼视到我的眼前,鼻也喷着热气,语气里带着讽刺,  

“你不舒服,难道你还有每月之事不成?”  

我狠狠地瞪着他,发现原来眼前之人是头野兽!一头只有慾望没有感情的色鬼!  

使劲的甩开他的手,找开房门,我叫道, “你给我出去!我不要一个空壳,我不要一个只有性没有爱的男人,你滚!滚出去!”  

他呆立在那里,似乎不相信这些话出自我的嘴巴,接着他咬咬牙,点点头, “好!好!是你叫我滚的,我走出这个房间就再也不来,你别后悔!”  

“我不后悔!得到一份空心的爱,我还稀罕什幺?你走吧!”我伤心欲绝的喊道。  

他悻悻而去,不留下一句道歉的话就走了。  

我愣在那里,任泪水爬满我的脸庞,任悲伤绞痛我的心脏,任时间不停流逝,然后,我进了浴室,泡了一个热水澡,把我刚才的屈辱、伤心、愤怒、甚至是后悔一次过沖洗掉。  

我知道他是不会再来了,可是明天呢?明天是我找回他,还是他哄回我?不过不管我们能否和好,事情并没有从本质上解决,我们还会重蹈覆辙,我还会在他身上索取爱,他也会在我身上求得变装做爱带来的刺激和快感。唉,我终于明白了,一段无望的感情怎幺修补都不会有生机,一颗根本不属于自己的心怎幺苛求它也不会是你的。  


晚上,月缺东楼,清夜悠悠。  

房里,一灯荧荧,我坐躺在床上,背后靠着一个枕垫,情绪怅然,寥无睡意,小狗狗从客厅睡到卧室,在床下的地毯上打着盹;雨还是淅淅沥沥的,滴滴嗒嗒的击打在窗户,雨带像汇流成一条小溪,沿着那玻璃窗汩汩地向下流着。我手里捧着一本《茶花女》,思想并不在书上,望着窗外,我想起了一首很古意的小诗,  

   

     “秋风吹梦到林梢,  

     鸽也筑巢,  

     莺也心焦,  

     忙忙碌碌且嘈嘈,  

     风正飘飘,  

     雨正潇潇。  

     今朝心绪太烦聊,  

     怨了红桃,  

     又怨芭蕉,  

     怨来怨去怨春宵,  

     风又飘飘,  

     雨又潇潇!”  


是的,他是一只鸽子,在家呆闷了,就飞出温室觅欢交伴,等与渴望爱情的黄莺一天寻乐完后,它又会飞回去它的归巢,因为那里才是它的窝,才是它最安全的地方。留下的黄莺只有等待明朝,等它飞出香巢,再与其共叙聚首!一只贪婪的鸽子,一只可怜的黄莺,一个很好的譬喻。  

我和衣拥着被褥,一层失意感油然而生,我跟旭尧究竟蹉跎到何时才可休上?!等到彼此两鬓斑白,风烛残年吗?  

我合了那本书,随手把它丢到一旁,书对于我来说只是件无聊时用来消遣的东西,但心乱如我,又怎能专心品读呢。  

雨,不知何时停了,窗上残留着无数颗晶莹的小水珠,天际边不再烟水茫茫,漆黑的夜空还隐约透出几条属于星星的光带,奇怪吧!大自然的奥秘就是如些神奇,我们谁也无法预测它何时会来,何时会去,就像人生。  

室外,不再风也飘飘,雨也潇潇,只留下远处,梦正缥缥,人正缈缈。  

雨季带来了鸽子,也带去了鸽子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